河南拆遷案例四:智破公務員“下崗”、企業查稅、超生處罰三重逼遷案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河南拆遷案例四:智破公務員“下崗”、企業查稅、超生處罰三重逼遷案

作者:黃豔 來源: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 發布時間:2014-03-01 11:48:13 點擊數:
導讀:關鍵詞:企業拆遷、株連拆遷、無證拆遷、違法強拆、非法逼遷、立案難辦案律師:楊念平【事實概要】2012年4月,明媚春光已斜斜地透過雲層普照大地,而柔軟的春風點落之間,總是牽引出一樹花開的浪漫,勾勒出碧水晴川的…

關鍵詞:企業拆遷、株連拆遷、無證拆遷、違法強拆、非法逼遷、立案難

辦案律師:楊念平

【事實概要】

2012年4月,明媚春光已斜斜地透過雲層普照大地,而柔軟的春風點落之間,總是牽引出一樹花開的浪漫,勾勒出碧水晴川的夢寐,引來芳華刹那的驚羨陣陣。然而,在河南省鶴壁市浚縣黎陽鎮西王橋村的人們卻無暇聆聽這詩意的吟詠——浚縣人民政府為實施香江新城建設項目,將西王橋村全部集體土地征收,所有民宅院落均被劃入拆遷範圍。由於縣政府“拍桌子拍出來”的補償標準太低,一時間拆遷之殤如逝去的冬雪一樣紛飛進西王橋村“尋常百姓家”!胡軍(化名)、李忠振(化名)正是其中的兩戶。

胡軍係公務員,家住黎陽鎮西王橋村,家宅共3層,每層建築麵積逾100平方米,集體土地使用權證、房屋產權證齊全。早些年前,胡軍家人將該房屋“住改非”。香江新城建設項目動遷後,胡軍供職的單位責令其回家,妥善處理好拆遷事宜再上班。然而,政府主張的補償款僅20萬元,與胡軍預期的80萬元目標價可謂“差之千裏”。

李忠振在黎陽鎮西王橋村是的典型的“大戶”,租用村委會集體土地近4畝,自建廠房、辦公樓、生產線及附屬設施大約2000平方米,並依法辦理了企業生產經營所需相關手續。李忠振的兒子在浚縣人民政府任公職,香江新城建設項目動遷後,政府別有用心地將其安排到拆遷辦公室,主要負責解決自家企業拆遷問題。

為了逃離“下崗危機”的胡軍,為了避免自家人“自相水火”的李忠振,決定拿起法律武器,走出困境,尋求一份寧靜和美的新天地。經過一番甄別,他們選擇了維權幹將楊念平律師,一場轟轟烈烈又無硝煙彌漫的保家維權之戰就此拉開帷幕。

【辦案掠影】

辦案第一階:信息公開打響情報搜集戰

《禮記·中庸》中記載:“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介入鶴壁市浚縣黎陽鎮西王橋村拆遷維權個案之後,楊念平律師對委托人提供的案件詳情進行了層層梳理,並得出初步判斷:涉案征地拆遷項目存在一明一暗兩項違法:明的違法是,沒有依法進行征地與拆遷公告;暗的違法則是,這種政績工程名目的征地拆遷十之八九存在著征地報批手續不足的合法性“黑洞”。了然於心之後,楊律師決定揮出正義之劍。

接受委托的次日,楊念平律師便向河南省國土資源廳提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請求公開鶴壁市浚縣為實施香江新城項目征收鶴壁市浚縣黎陽鎮西王橋村的征地批準文件和紅線圖。2012年5月上旬,楊律師接到了河南省國土資源廳的《答複函》。在該《答複函》中,楊律師獲得了一項極具價值的真相——香江新城項目沒有取得任何征地批準文件。政府隻是想進行土地儲備,收購為淨地後便於及時向合適的開發商供地。

胸有成足的楊律師一麵基於前述收獲向浚縣人民政府發出《律師函》,嚴肅告知法律禁止無手續征地拆遷;一麵向鶴壁市國土資源局提交了一份《查處土地違法行為申請書》,請求依法查處浚縣人民政府在沒有相關批準文件的情形下大搞征地拆遷、違法征收申請人胡軍與李忠振的宅基地與承包土地的典型違法未批先占行為。與此同時,睿智的楊律師還教授予李忠振之子一套如何利用自己的工作身份收集更深入的信息、巧妙斡旋的“反間計”。

辦案第二階:堅冰銷盡逼遷之殃

楊律師的《律師函》發出之後,浚縣人民政府高調的強拆作風有所放緩,相較於此,提交至鶴壁市國土資源局的《查處土地違法行為申請書》卻並未立竿見影,法定2個月處理期限內沒有任何回應。此路不通,楊律師的第一輪法律維權A計劃須以B計劃前赴後繼……

2012年9月10日,楊念平律師以胡軍、李忠振二委托人的名義向鶴壁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複議,請求確認被申請人鶴壁市國土資源局未在法定2個月期限內依法查處浚縣人民政府違法征地行為的行政不作為違法,並責令其限期履行。楊律師一方麵闡明相關法律之規定,一方麵鞭辟入裏地指出:鶴壁市國土資源局不依法對違法征地行為立案、查處,使得違法征地利益集團得不到相應的法律製裁,逍遙法外,更加助長其囂張氣焰,一次又一次以身試法,從而導致違法暴力征地拆遷實踐層出不窮嚴令不止。而且這種不作為等同於對違法征地行為的包庇,對申請人合法權利的二次侵害,屬嚴重瀆職違法行為。法乃剛性,理乃柔性,楊念平律師剛柔並施,這一回的B計劃是繼續差強人意呢?還是走向稱心如意呢?

2012年9月27日,鶴壁市人民政府作出《不予受理行政複議申請決定書》,以差強人意的理由——被申請人鶴壁市國土資源局無論是否對浚縣人民政府作出處理,或者作出何種處理,均不會對申請人胡軍、李忠振的權利義務產生直接影響,因此被申請人的對申請人舉報違法征地行為的處理行為非具體行政行為,申請人關於其構成行政不作為的主張不能成立,駁回了楊律師的正義之請。

麵對B計劃的又一次“遇冷”,楊念平律師果斷地采取了應對方略——行政訴訟為繼。然而,“屋漏卻逢連夜雨”,鶴壁市淇濱區人民法院拒絕立案,胡軍、李忠振多次前往法院討要說法均無功而返。與此同時,浚縣人民政府更采取了瘋狂反撲:李忠振的企業突逢稅務部門查稅,胡軍則受到計劃生育部門的“厚待”,被指違反計劃生育生二胎,要求繳納8萬元罰款。實際上,胡軍的二胎孩子已經10歲有餘。

亞當·斯密曾說:“我們把自己的健康托付給醫生,把自己的財富,並且有時還把自己的名譽和生命,托付給律師”。受托於胡軍、李忠振的楊念平律師針對二委托人的危機迅速入圍救局,一番縱橫捭闔後令查稅危機化險為夷,亦使計劃生育行政處罰在及時提起的行政複議程序中無聲止步。

辦案第三階:再起波瀾·終局治愈

2012年12月,自逼遷風波後回歸平靜數月的西王橋村再起波瀾。月中的一天,楊念平律師接到委托人胡軍、李忠振的來電,稱西王村地塊被一個開發商相中,浚縣人民政府急於與之成交,已計劃動用強力拆除最後的“釘子戶”。

《漢書·項籍傳》:“先發製人,後發製於人。”為締造先發之勢,楊念平律師聯袂一家有“社會良心”的平麵媒體趕往河南鶴壁,計劃趕在浚縣人民政府的強拆計劃付諸實施之前以輿論監督及法律試壓的雙管齊下方式令浚縣人民政府懸崖勒馬,叫停違法強拆。然而,誌在必得的浚縣人民政府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異常周密的部署,於楊律師與記者趕到西王橋村的當天早晨動用大規模人力、機械一舉將胡軍、李忠振等人的房屋變成了瓦礫之地。

浚縣人民政府的強勢強拆行動,沒有補償安置,沒有法定程序,那疾如流星的速度,抹淡了法治的崇高,僅留下那權力大棒胡亂飛舞時碰出的硬傷,令見者動容。富有“正義騎士”精神的隨行記者隨即對浚縣人民政府進行了采訪,追問土地征收的合法性、無手續強拆的正當性以及賣地獲利的真實性等浚縣人民政府唯恐避之不及的問題。與此同時,楊念平律師也“退而結網”,向法院雷霆起訴浚縣人民政府的違法強拆行為,向河南省政府紀委、鶴壁市政府紀委、浚縣政府紀委紛紛發函,強調浚縣人民政府無手續征地、無手續暴力強拆的違法違紀行為,將一張恢恢“法網”撒向浚縣人民政府。而曆經維權艱辛、深受家園失守之痛的胡軍與李忠振亦配合律師的“法網”行動,積極到各部門反映問題、追問處理結果。一時間,各方維權行動風雷雲動……

厲兵秣馬待時機,風雲際會終有時!距離違法強拆事件的發生不足一周時間,飽嚐違法壓力的浚縣人民政府如坐針氈,開始努力尋求一種法律之外的和諧局麵,以全新的態度與條件與胡軍、李忠振對席和談。最終,二位從征拆風暴深處走來的維權勇士獲得了“碧瓦初寒外,金莖一氣旁”的理想結局,均獲得了滿意的補償數額。而又一次創造了“苦盡甘來總是春”之佳話的楊念平律師則在委托人的淳樸致謝中功成身退。

【律師說法】

在我國目前法律製度框架下,集體土地上的房屋拆遷應當嚴格遵從《物權法》、《土地管理法》、中紀辦[2011]8號《關於加強監督檢查進一步規範征地拆遷行為的通知》、國辦發明電[2010]15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嚴格征地拆遷管理工作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的緊急通知》、《國土資源部關於進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國辦發明電[2003]42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認真做好城鎮房屋拆遷工作維護社會穩定的緊急通知》、國辦發[2004]46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控製城鎮房屋拆遷規模嚴格拆遷管理的通知》等的規定,嚴格做到“六大注意”:

其一,嚴格執行農村征地程序:①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在村級範圍內發布預征地公告;②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聯合鄉鎮政府征詢村集體經濟組織與村民的意見,如果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提出了不同意見,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應當記錄在案,並告知其有權提出聽證申請,以及依法組織聽證;③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會同土地所有權人(一般為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土地使用權人(如土地承包經營者,不要求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展開實地調查,將調查情況現場填製成登記表,登記表須經土地權利人確認並簽字;④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依征地規模向國務院或省級人民政府提交“一書四方案”,進行征地申報審批;⑤獲得征地批準文件後,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在村級範圍內發布正式征地公告;⑥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在村級範圍內發布征地補償安置預案公告;⑦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將公告後的征地補償安置預案,連同村委會、村民或其他權利人的不同意見及采納情況一起,報本級人民政府審批;⑧市縣級人民政府批準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後,並報省國土資源廳備案;⑨由市縣級國土資源部門組織土地權利人持集體土地使用權證、土地承包合同等憑證辦理土地補償登記;⑩在征地範圍內具體展開征地與補償工作。任何單位、個人不得僭越法律規定強行收地!

其二,做好征地補償工作。征收集體土地及地上附著物、構築物、建築物的,須給予相對權利人合理補償,落實“兩個保障”的原則——權利人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長遠生計有保障。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拖欠、截留、挪用征地補償款!

其三,先補償安置後收地拆遷。征地涉及拆遷問題的,必須先安置後拆遷。

其四,政府行政機關不得幹預或強行確定拆遷補償標準,以及直接參與和幹預應由拆遷人承擔的拆遷活動,更不得隨意動用公安民警參與強製征地拆遷!

其五,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作出修訂之前,集體土地上的拆遷補償應當參照適用《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

其六,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采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逼迫征地拆遷。

然而,統觀近年來恒河沙數的征地拆遷案件,不少地方政府奉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違背國家法律、中央政策,規避征地審批,對圈地拆遷熱情高、幹勁大,不惜越權甚至濫用職權打壓百姓以推動拆遷工作,未補先拆、株連逼遷、隨意執法變相逼遷、暴力強拆……甚至還有地方領導宣稱:“國務院的通知不好使,沒有法律效應”。視野裏,滿目瘡痍。

“令人鼓舞的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勝利召開,給廣大的農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與福音;與十一屆三中全會的聯產承包責任製所釋放的巨大生產力相比美,這次三中全會的決定,將全麵保護農民的土地財產權益,包括征收的增值收益,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等等,使農民分享改革帶來的紅利。三中全會的精神,有賴於法律的頂層設計,有賴於具體的法律、法規包括實施細則的確立與固定。隻有這樣,農民的土地財產權益才能得到具體地法律保護,而不是停留在原則與精神的倡導上。被人們高度關注的《集體土地征收條例》業經國務院提交草案,交付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其內容能否貫徹十八大精神,能否盡快頒布實施,人們正在翹首以待”——中國拆遷律師第一人楊在明。

2014年2月9日筆


上一篇:河南拆遷案例——鄭州違法強拆行政複議成功第一案 下一篇:維權五個月補償翻倍,楊念平、李群傑律師北京市宅基地上贏補償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