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順義區魏某訴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作出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案件行政上訴狀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北京市順義區魏某訴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作出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案件行政上訴狀

  發布時間:2014-04-16 14:00:20 點擊數:
導讀:行政上訴狀上訴人:魏XX,女,漢族,1966年X月X日出生,身份證號碼為110XXXXXXXX,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望泉寺村。被上訴人: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號法定代表人:王奎職務:主…

行政上訴狀

上訴人:XX,女,漢族,1966XX日出生,身份證號碼為110XXXXXXXX,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望泉寺村。

被上訴人: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

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

法定代表人:王奎      職務:主任

上訴請求:

請求依法確認被上訴人作出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事實和理由:

上訴人在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望泉寺村北二街4號擁有房產一套,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證。由於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順義區分中心(以下簡稱:拆遷人)實施順義區軌道交通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上訴人前述房產被劃入拆遷範圍之內。

拆遷以來,上訴人從未看到項目拆遷許可證公示,直至20131127日方知曉被上訴人為拆遷人核發了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該行政許可行為存在實體上的違法於程序上的違法,及時向北京市建設委員會提起了行政複議,請求確認前述行政許可為違法許可,並予以撤銷。但是,北京市建設委員會並未對被上訴人的行政許可行為進行合理性、合法性審查,機械地以拆遷許可時間點起算上訴人訴權行使期間,認定上訴人的複議申請超期,作出京建複字[2013]335號《不予受理行政複議申請決定書》。

上訴人不服北京市建設委員會所作複議決定,向順義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後者於2014310日作出(2014)順行初字第55號《行政裁定書》,認為“20101228日,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受理了望泉寺村村民劉春芳不服被告作出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要求撤銷一案。2011317日,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作出(2011)順行初字第2號行政判決書,認定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並無不當,依法判決駁回了劉春芳的訴訟請求。劉春芳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17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終審判決維持了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的判決結果。故本案被訴的具體行政行為已被生效的判決書的效力所羈束,原告現在起訴已經不符合起訴條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十)項裁定對上訴人的起訴不予受理。

上訴人認為,上訴人起訴被上訴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符合我國《行政訴訟法》規定的起訴條件,而被訴拆遷許可行為確實存在嚴重而確定的違法事由,一審法院簡單以存在生效判決為由回避對明顯違法行政行為糾錯,有違司法救濟製度的設立宗旨,更將嚴重傷害上訴人的合法權益,具體理由如下:

一、上訴人的起訴具備原告資格,起訴事項亦在法定受案範圍之內,一審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條是對行政訴訟原告資格的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第十一條則是對受案範圍的列舉規定,其中第十一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對下列具體行政行為不服提起的訴訟:認為行政機關侵犯其他人身權、財產權的”。

被上訴人在核發被訴拆遷許可證的過程中,違反實體和程序規定,在拆遷人主體資格不具備、申報材料不齊全且不符合法定要求、安置資金未到位的情況下違法作出行政許可,直接導致上訴人生活居住近二十年的房屋麵臨被拆遷的境況,嚴重妨害了上訴人的財產權益,亦影響了上訴人的生活質量。因此,上訴人起訴該拆遷許可證的行為符合法定原告資格,亦屬於法定受案範圍,一審法院依法應當受理,而不應違法剝奪上訴人的訴訟權利!

二、被訴拆遷許可存在拆遷主體不適格、拆遷申報材料不全且不符合法定要求、拆遷資金不到位等嚴重實體違法情節,亦未依法履行聽證、公告等程序,侵害了上訴人的知情權和實體權利。

依照《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七條、《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拆遷人向被申請人申請辦理順義區軌道交通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房屋拆遷許可證時,應當提交建設項目批準文件、建設用地批準文件、規劃批準文件、拆遷計劃和拆遷實施方案、安置房屋或者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等項資料。被申請人收到拆遷人提交的拆遷許可申請時,應當嚴格審查前述申報材料是否齊備、真實、合法,隻有得出肯定性審查結論時方可作出行政許可行為。然而在本案中,被上訴人未依法履行前述審查義務,在許可申報材料不符合法定要求的情況下核發了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屬於違法行政許可行為:

(一)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並不具備拆遷人主體資格

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並不具備拆遷人主體資格,原因包括以下兩個方麵:

其一,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的職能在於組織確定一級開發單位,但不能直接充當土地一級開發單位,如果充當一級開發單位,有悖於政企分開、政府不能直接介入商業開發的政策精神;

其二,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如果充當一級開發單位,則不具備經營能力。根據《房地產管理法》第二十九條之規定及《房地產開發經營資質管理規定》第四、十二條之規定,進行房地產開發,必須是具備房地產開發資質及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的獨立法人企業,如果是公司的還須符合公司法的規定。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是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是北京市順義區國土資源局的直屬法人單位並不具備經營能力。

(二)涉案拆遷許可申報時無用地批準文件

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用地單位申請核發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應當向被拆遷房屋所在地的區、縣國土房管局提交用地批準文件。根據京國土房管拆(2003666號文件第4條之規定,用地單位申請核發房屋拆遷許可證,提交的用地批準文件包括:(1)屬於征地拆遷的,提交市人民政府批準征用集體土地的批複;(2)屬於占地拆遷的,提交市人民政府批準占用集體土地的批複或者區縣人民政府批準占用集體建設用地的批複。望泉寺村拆遷項目屬於征地拆遷項目,北京市人民政府作出該項目征地批準文件《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順義區2009年度批次建設用地的批複》的時間係20091015日。然而,涉案項目拆遷許可證的許可時間是2009722日,顯然早於征地批準時間。可見,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核發拆遷許可時,拆遷人並未獲得用地批準文件。

(三)涉案拆遷許可申報時無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

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第四項的規定,用地單位申請核發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應當向被拆遷房屋所在地的區、縣國土房管局提交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根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第10條的規定,拆遷補償資金證明文件,是指銀行向區、縣國土房管局出具的拆遷補償資金到位證明文件,具體辦法按照市國土房管局、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77號)有關規定執行。根據《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號第二條之規定,受理拆遷補償安置資金存款業務的銀行應當與市國土房管局就本通知規定的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事項簽訂承諾書。涉案拆遷項目已經進入尾聲,村民們得到的安置幾乎都是所謂的安置房指標(但動遷四年多來,安置房一直未落實,甚至未明確地點),貨幣補償無幾個村民知曉,顯然,《順義區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拆遷實施方案》中記載的貨幣補償資金一開始就沒有足額到位,拆遷單位不可能取得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承諾書。在這樣的情況下取得的拆遷許可證,係法定申報材料不全的情況下所為,屬於違法許可。

(四)涉案拆遷許可申報時提供的拆遷補償方案違法

《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與《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均規定一般情況下被拆遷人可以就貨幣補償與產權調換兩種補償安置方式進行選擇。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提交的拆遷計劃與拆遷方案中單方決定拆遷補償安置方式為貨幣補償,明顯構成對前述實定法之規定的違背,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

(五)被上訴請人未依法履行許可公告、告知等程序義務

1、拆遷許可審查階段,被上訴人未履行告知上訴人等利害關係人陳述與申辯的義務。

拆遷許可是行政許可行為的具體類型之一,旨在賦予項目建設單位從事拆遷活動的法律資格,故應受《行政許可法》相關規定的調整。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若行政許可事項關係到他人重大利益的,行政機關在許可申請審查階段應當告知利害關係人,保證利害關係人進行陳述和申辯的權利,並應聽取利害關係人的意見、據此決定是否作出許可行為。本案中,被上訴人審查的拆遷許可申請直接影響到上訴人的不動產權益乃至生存權益,故被上訴人應當依法予以告知。但是,被上訴人並未按照前述法律規定通知上訴人進行陳述和申辯,剝奪了上訴人的知情權、陳述權與申辯權

2、拆遷許可審查階段,被上訴人未履行告知上訴人等利害關係人聽證權利的義務。

順義區軌道交通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拆遷麵積多大數十公頃,所波及到的上訴人這樣的利害關係人數量龐大,因此,據《行政許可法》第四十七條的規定,被上訴人在決定作出拆遷許可之前,應當告知利害關係人享有聽證的權利。然而,被上訴人亦未履行該程序義務,剝奪了上訴人的聽證權利!

3、拆遷許可決定階段,被上訴人未履行拆遷公告義務。

依照《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八條、《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被上訴人作出拆遷許可行為之後,應當在許可同時間將房屋拆遷許可證中載明的拆遷人、拆遷範圍、拆遷期限等事項以房屋拆遷公告的形式予以公布。但在本案中,被上訴人並未履行前述公告義務,構成嚴重程序違法。

綜上所述,被上訴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僅程序及實體均違法,更嚴重侵害了上訴人的合法權益。

司法救濟是公眾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時的最終救濟手段,是社會公正的最低底線。司法權隻有在具體個案中辯證行使,不隨意、亦不教條,嚴肅對待、處置訴訟當事人的法定權利、權利損益狀態,方能實現司法格物致公之終極目標,體現司法權在偌大社會係統中擔負的重要職責!但是,一審法院卻將需要法律幫助推翻違法拆遷許可的人們推出司法救濟範圍,顯然忘記了司法權力的根本在於依法肅清違法行為、保護法律賦予人們的權利!上訴人懇請上級人民法院依法予以糾正,維護亟需法律保護的人們的合法權益!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        

2014318

 


上一篇:裁決申訴案件法律意見 下一篇:貴陽x廠請求依法撤銷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行政複議申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