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某某不服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贛中刑一終字第36號《刑事裁定書》再審申請書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孫某某不服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贛中刑一終字第36號《刑事裁定書》再審申請書

  發布時間:2014-07-10 17:26:37 點擊數:
導讀:再審申請書再審申請人(原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張某某,法號“XX”,男,漢族,身份證號:3612XXXXXXXXXXXX,地址:安遠縣欣山鎮再審申請人因涉嫌故意傷害罪一案,不服安遠縣人民法院(2013)安刑初字第5號《刑事判…

    

 

再審申請人(原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張某某,法號“XX”,男,漢族,身份證號:3612XXXXXXXXXXXX,地址:安遠縣欣山鎮

   再審申請人因涉嫌故意傷害罪一案,不服安遠縣人民法院(2013)安刑初字第5號《刑事判決書》、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贛中刑一終字第36號《刑事裁定書》,現提起上訴。


    
再審請求: 
    
1、請求貴院依法公開審理此案;

2、撤銷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贛中刑一終字第36號《刑事裁定書》,並依法改判再審申請人無罪。
    

    
事實和理由: 
  二審裁決以肖某某的輕傷是再審申請人所致,因此裁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我們認為,二審裁決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適用法律確有錯誤,肖某某的輕傷並非再審申請人所致,再審申請人無罪。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項、第三項的規定,依法提起再審,具體理由如下:

一、二審裁決據以定罪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原有證據不能證明肖某某受傷部位是再審申請人所致。

根據一審判決中證據(五)鑒定結論,我們姑且認可肖某某輕傷的結果,該鑒定結論中表明:肖某某受傷部位為左側眼眶內側壁骨折。請法官注意,我們來分析一下眼眶內側壁的具體位置。據百度百科查詢,眼眶是容納眼球等組織的類似四邊錐形的骨腔,左右各一,互相對稱。眼眶分四部分組成:1、比較堅固的外側壁2、與前顱凹和額竇連接的上壁3、與上頜竇連接的下壁4、與篩竇、鼻腔相鄰的內側壁。由此得知,內側壁是指和鼻腔相鄰的部分,靠近鼻子的周圍。外側壁是指與太陽穴靠近的眼睛周圍。肖某某的受傷部位左側眼眶內側壁顯然是指左眼睛中靠近鼻子的一側,即鼻梁和左眼睛之間的部位。

我們再來看看再審申請人毆打的部位。所有證據中關於毆打部位的陳述如下:證據(一)再審申請人自己的陳述,用拳頭毆打的是肖某某的“臉頰”。證據(二)肖某某自己的陳述,再審申請人毆打的是“左側太陽穴,左腮和胸部”。證據(三)中證人廖某某的證言,毆打的是“臉部”,證人黃春的陳述,毆打的是“頭部”。綜合以上我們看出,臉頰、左側太陽穴、臉部、頭部是再審申請人的毆打部位,肖某某自己作為受害人,其陳述的“左側太陽穴”應當是相對於其他人更為準確,那麽“臉部”、“頭部”的陳述雖不精確,但是和“左側太陽穴”的描述也比較接近,因為“左側太陽穴”靠近“左臉頰”,也靠近“頭部”,也可稱“臉部”。也就是說,“左側太陽穴”是最為準確的毆打部位,即左眼睛的外側壁。

尊敬的法官,鑒定的受傷部位:左眼眶內側,即鼻梁和左眼睛之間的部位”,毆打的部位:左眼眶外側壁即“左側太陽穴”部位,顯然不是同一個部位。一個位於眼睛的內側,一個位於眼睛的外側。對此情形,控方在一審中的解釋是毆打左側太陽穴時的衝擊力造成眼眶內側壁骨折,顯然該解釋很荒謬。我們知道,眼眶內有眼球、視神經、眼外肌、淚腺、脂肪、血管、神經等,如果控方的解釋成立的話,其巨大的作用力將首先是左眼眶外壁骨折,然後其衝擊力將眼眶內的眼球衝擊出去,視神經出現問題,再到達內側壁。而非跨越眼眶內的內容物直接衝擊到眼睛靠近鼻梁的內側壁,致使其骨折。荒唐至極!!!實際上,隻有直接的力量才可能造成骨折,也就是說,如果再審申請人直接毆打的是肖某某的左眼眶內壁,即直接毆打鼻梁靠近眼睛的一側,才會出現骨折的可能,同時也會伴隨眼神經出現問題。但問題的關鍵是,並沒有證據證明再審申請人毆打了肖某某鼻梁靠近眼睛的一側。另外,據我們了解,被害人喜歡打籃球,曾經在和別人打球過程中左眼眶內壁骨折過,具體時間不詳。

綜上所述,我們該知道了肖某某的受傷部位絕不是再審申請人所致,故再審申請人沒有犯罪事實,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再審申請人實施了犯罪行為,故應撤銷原審判決,改判再審申請人無罪!一審、二審法院罔顧事實,我們有理由懷疑,行政幹預司法非常嚴重。

二、在主觀方麵,再審申請人並沒有傷害肖某某的故意。

從整個卷宗材料看,從魏興豔的第1次詢問筆錄中(第3頁)可以看到,“在唐祥萍倒地後,魏興豔和再審申請人積極搶救”。肖某某的第1次詢問筆錄中(第5頁倒數第5、6行),“再審申請人和魏興豔將唐祥萍的頭扶到枕頭上,後來就是再審申請人打我”。第2次詢問筆錄(第2頁最後1行)中,“唐祥萍倒地了,再審申請人朝我左邊臉頰等打了一拳”。第二段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唐祥萍倒地後,肖某某一直在袖手旁觀,沒有積極的進行搶救唐祥萍,而是魏興豔和再審申請人在積極搶救,肖某某還主動挑起事端,。在視頻中4:06時,肖某某說,“沒問題,不要動他。”再審申請人氣呼呼的回應道,“氣都沒了,還沒問題”,然後就動手打了肖某某兩拳。在5:29時,再審申請人說,“死到這裏了。”然後又對肖某某的胸部打了一拳。

應當說,再審申請人的前兩拳是在肖某某的語言挑唆下其本能的反映。看到自己的兄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沒有呼吸,肇事凶手冷眼旁觀,還說沒事,本能的施出了兩拳。再接下來的施救過程中,再審申請人看到唐祥萍確實沒救了,於是又施了肖某某胸部一拳。正如再審申請人在詢問筆錄所說,“我實在是氣不過”。各位試想,如果我們的兄弟姐妹剛剛被他人傷害,凶手就在你的麵前,你是否也會本能的伸手打人,還是保持極度的克製?我們認為,再審申請人的行為隻是本能的一般毆打行為,以解心頭之氣,主觀上並沒有傷害肖某某的故意,並不希望或者放任自己的行為要將肖某某置於何種程度的傷害。如果再審申請人在唐祥萍死後的一段時間裏,越想越氣,又去找到肖某某,主動打人,當然可以認為是故意傷害的行為,但問題是案發現場發生的情況,是我們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的本能反應,而非傷害故意。犯罪事實不存在,更無從談起再審申請人具有傷害故意。

三、原審法院適用法律確有錯誤,依法應當再審審理。

從公訴方提交的證據我們可以看出,再審申請人張某某在2012628日當天,在唐祥萍倒在地上之前,張某某一直沒有主動傷害肖某某,沒有傷害的意圖,更沒有傷害的動機。本案中,我們不能忽略這樣的事實,張某某作為在家居士,受持“居士五戒”,受良好的道德規範以及佛教禮儀約束,是不可能有主動傷害他人的動機,更不可能主動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在見到唐祥萍倒在地上後,張某某由於見到自己的師兄死亡,怒發衝冠出於本能才做出反擊,沒有傷害肖某某的故意。從上述論述我們可知,再審申請人張某某既沒有犯罪事實,更沒有犯罪故意,根據無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認定張某某構成故意傷害罪,原審法院枉法裁判,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當改判。

退一步講,即使再審申請人的行為造成了肖某某的受傷,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責任,已經追究的,應當撤銷案件,或者不起訴,或者終止審理,或者宣告無罪:()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張某某的行為屬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應當認為是犯罪。

五、本案發生的原因源於安遠縣欣山鎮東源寺的拆遷,是不能掩蓋的事實。

從一審判決書中的證據(三)黃春、唐漢興、杜桂祥的證人證言中,均提到拆遷。實際情況是,拆遷過程中,安遠縣宗教事務局(該事務局的局長為肖某某)作為縣政府的“拆遷責任單位”,為了配合政府拆遷工作的盡快完成,采用一種撤銷安遠縣欣山鎮東源寺法人黃會生的身份,利用其他無關人員成立一個“理事會”,以330萬元的底價和政府“簽訂協議”來完成拆遷,結果事情越辦越糟。應當說,目前安遠縣欣山鎮東源寺的登記證上記載的負責人明確為黃會生,即釋乾雄的俗家姓名。因此在沒有進行變更之前,東源寺的負責人資格仍然具有法律效力。那麽涉及拆遷一事應當和黃會生本人進行協商。根據《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相關規定,拆遷人、拆遷實施單位應當嚴格按照法定程序進行,如:由拆遷人與被拆遷人共同選定評估機構,依據市場價原則,按照法定程序進行評估作出評估報告並送達,雙方就補償安置事宜進行協商,若協商不成經一方申請由主管部門進行裁決,並且隻能進行司法強拆。退一步說,即使簽訂了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被拆遷人拒絕搬遷的,拆遷人可以依法向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而不能不經過法律程序進行行政強拆。正是這點觸怒了東源寺內的所有居士,再審申請人和死者唐祥萍均是其居士。然而東源寺法人和眾信徒們的要求卻不在於通過拆遷獲取多少利益,僅僅在於讓眾信徒繼續有一個可以釋放心靈的場所佛教聖地,多麽卑微的要求!

六、肖某某親手實施造成唐祥萍的死亡。我們認為,肖某某本人有犯罪事實,請司法機關根據相關法律規定作出司法建議。

多名證人證言中,均提到重重的“砰”的一聲,唐祥萍倒地的聲音。但是在第二段視頻中,隻有魏興豔用手抱住唐祥萍脖子,從屋內拖屋外的過程,然後一片混亂中,唐祥萍已經倒地,但是沒有聽到視頻中有重重的“砰”聲。結合魏興豔(拆遷辦的工作人員)的第2次詢問筆錄(第1頁最後3行,第2頁內容)中,提到“我將肖某某、唐祥萍、再審申請人爭吵的錄像進行了處理,分成了兩段,其原因在於擔心死者家屬看到錄像”。可以得知,直接導致唐祥萍倒地的一段視頻已被剪輯處理掉了。再從再審申請人的第一次詢問筆錄中可以看到(第3頁第17行),“肖某某和廖某某用力推唐祥萍,唐祥萍就倒了下去”。應當說,再審申請人在6月29日1:35分作為證人接受詢問的時候,反映的東西最具有真實性。結合上述的綜合分析,肖某某是造成唐祥萍死亡的主要凶手之一。因此才發生了以下事實:其一,死者唐祥萍被匆忙抬到殯儀館而沒有進行死亡鑒定,也逼迫死者家屬不能做死亡鑒定,逼迫死者家屬迅速和肖某某的工作單位安遠縣民族宗教事務局簽訂的《協議書》(被告提供的證據),賠償死者家屬33萬元,並且分期付款,先付15萬元,剩餘費用在死者火化後一次付清。如果唐祥萍的死亡真的像有人說的意外死亡的話,宗教局又何必進行賠償,何必擔心追究責任呢?其二,由於再審申請人是死者唐祥萍死亡的整個過程的目擊證人,也是一直呼籲依法拆遷東源寺的人物之一,於是再審申請人成了某些握有公權力人物的“眼中釘”,再審申請人不除,寺廟拆不掉不說,唐祥萍之死可能會成為公開的秘密,於是,對於再審申請人的一場戰爭開始了,而造成唐祥萍死亡的凶手卻可以逍遙法外,這不能不說是法律的悲哀。

綜上所述肖某某的受傷部位絕不是上訴人所致,再審申請人也沒有毆打的故意,恰恰是因為該案由拆遷引起,張某某又是唐詳萍之死的整個目擊證人之一,於是公權力的強大及無所不能表現的淋漓盡致,張某某成了一個公權力下的犧牲品。由此,原審法院認定再審申請人的證據不完全、不確實,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當由貴院再審,維護再審申請人的合法權利!還百姓一個公道!真正做到“讓人民群眾在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此致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再審申請人:

                                                                                                                 


上一篇:某公司訴金昌市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一案行政上訴狀 下一篇:因謝某與拆遷人、拆遷實施單位、政府相關部門拆遷安置補償一事致國土、公安律師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