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拆遷係列——鎮政府限拆令發錯對象被判違法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北京拆遷係列——鎮政府限拆令發錯對象被判違法

  發布時間:2015-02-06 10:03:35 點擊數:
導讀:【事實概要】周樂(化名)是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南半壁店村村民,2001年,周樂自村委會處承包了8畝土地,用於發展養殖產業。後,周樂在承包地上建起了養殖場,幹起了鷓鴣、雞、鵝、羊、狗等養殖,並取得了個體工商營業…

【事實概要】

周樂(化名)是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南半壁店村村民,2001年,周樂自村委會處承包了8畝土地,用於發展養殖產業。後,周樂在承包地上建起了養殖場,幹起了鷓鴣、雞、鵝、羊、狗等養殖,並取得了個體工商營業執照。

2007年,周樂與表兄弟李華偉(化名)在承包地範圍內的空地上又建起了一個一千餘平米的養殖場,每人出資一半兒,共同發展鴿子養殖。由於養殖經驗不足,表兄弟二人的鴿子養殖事業最終以賠本告終,該養殖場便空置了兩三年。兩人約定,由於建在周樂承包的土地上,養殖場的所有權歸周樂,如果遇到征地拆遷,補償款扣除李華偉的投資款後歸周樂所有,以讓李華偉能夠收回本錢。

2011年,李華偉與別人合夥做生意需要場地,便經周樂同意後將養殖場作為了倉庫,並讓工人住在那裏。

201311月中旬,李橋鎮人民政府認定前述鴿子養殖場係在鄉、村莊規劃區內未取得北京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的許可手續進行建設,違反了我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屬於違法建設,故將一紙《限期拆除通知》下發給李華偉。周樂與李華偉均不服前述限拆令。後周樂委托了楊念平、黃豔律師代為依法維權。

【辦案掠影】

辦案唯一輯:證據與證據的交鋒

楊念平律師、黃豔律師根據周樂的委托意願,將李橋鎮人民政府起訴狀順義區人民法院,主張被告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事實不清,請求法院確認其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被訴後的鎮政府向人民法院進行了周密答辯,稱其工作人員入戶調查時原告周樂陳述房屋是李華偉所建,地是原告承包的,而李華偉接收文書時沒有拒絕,也沒有明示文書不應該發給他,故應當以調查時的陳述為準;另一方麵,在場的“租戶”也稱房東是李華偉。與此同時,被告還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入戶調查時的錄像,錄像內容正是周樂和“租戶”接受調查的場麵。綜合事實情況,被告請求人民法院駁回周樂的起訴,因為周樂並不具備原告主體資格。

被告的應訴意見和舉證內容顯然對周樂極為不利!不過,周樂的兩位代理律師也做足了“功課”,敲定了“眼見未必為實、耳聽未必為真”的訴訟策略:

首先,就原告周樂的不利陳述,二代理律師給出了“合理解釋”——在周樂看來,拆違、拆遷是一碼事,都是有補償的,因周樂與李華偉在共同投資虧本後曾約定如果遇到征地拆遷,所得補償應當先扣除李華偉的投資本錢再分配給周樂,因此周樂才在入戶調查時聲稱房子是李華偉的、地是他的,此表述的真實目的是想將部分補償直接抵給李華偉;

其次,周樂的兩位代理律師說服李華偉作為證人到庭作證,將其與周樂共同投資建房、關於房屋所有權存有口頭約定以及其之所以沒有拒收鎮政府限拆令是因為其誤認為該限拆令是針對他另一塊承包地上的養殖場下發的事實情況向法庭進行說明;

其三,原告律師提請合議庭法官審閱爭議《限期拆除通知》的具體內容,其中並未載明被告所認定的違建的具體地理位置,又由於李華偉在同一養殖片區還有其他養殖場的事實背景,最終導致李華偉誤認爭議限拆令係對其下發。歸根結底,限拆令“張冠李戴”的錯誤隻因被告鎮政府工作過於簡單粗糙所致。

原、被告各執一詞,可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真相隻有一個,法院最終能夠認定的法律事實也隻能有一個。

201412月中旬,順義區人民法院審結該案,蓋棺論定——被告雖然在現場勘驗時向原告了解涉案建築物的建設情況,但就涉案建築物是誰所建的問題,被告作出被訴《限期拆除通知》時沒有向李華偉及相關人員就涉案事實進行調查核實,即將周樂、李華偉共同投資所建的涉訴建築物認定為李華偉所建,事實不清,原告請求正當,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律師說法】

在征地拆遷活動中,拆違活動十分常見,拆錯“違建”的情形亦不少見。因此,“拆違”孰對孰錯不可一概而論,而應當具體視拆除的主體是否享有法定職權、認定違建的事實依據是否充分正確、拆違的程序是否正當、拆違適用的法律依據是否正確等四大方麵進行綜合判斷。本案即屬於典型的認定違建的事實依據不充分的錯誤拆違情形。

違法建築問題往往牽扯到相關利害關係人的生產甚至生存等重大利益,有關部門在開展拆違工作時不應當一位追求效率,而忽視了客觀世界裏往往盤根錯節的重要細節。如此不僅不利於相對人權益,亦不利於執法嚴謹嚴明之要求的落地!

 


上一篇:北京拆遷係列——鎮政府拆除臨時窩棚被判違法拆違 下一篇:一場企業拆遷的維權勝利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