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黑惡勢力拆遷隊”調查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武漢“黑惡勢力拆遷隊”調查

作者:冷鋒看法 來源:搜狐網 發布時間:2015-03-18 09:42:16 點擊數:
導讀:"我聽到風聲,付海軍從看守所帶出話來,警告我們,誰告他,出來就會搞死誰。"有這樣的顧慮,再想到多年來坎坷的舉報曆程,任葵花們憂心忡忡,這個春節過得也異常沉重。因為存在巨大的利益操作空間,征地與拆…

"我聽到風聲,付海軍從看守所帶出話來,警告我們,誰告他,出來就會搞死誰。"有這樣的顧慮,再想到多年來坎坷的舉報曆程,任葵花們憂心忡忡,這個春節過得也異常沉重。


因為存在巨大的利益操作空間,征地與拆遷成了中國近年來矛盾最為突出的領域,原本應該依法推進的這項工作,往往演變為各種力量廝殺的"戰場",由此引發的信訪、刑事案件甚至群體性事件層出不窮。

  與出現在河南的"艾滋病拆遷隊"、"大媽拆遷隊"相比,武漢的一支"黑惡勢力拆遷隊"就不僅是"雷人"了,這支在武漢市東西湖區將軍路街道的拆遷工作中充當急先鋒的特殊力量,橫行鄉裏長達至少五年,為迫使農民簽訂退地搬遷協議,窮盡各種黑惡手段,打砸、砍殺、放火,幾乎無惡不作,以至當地民怨滔天,多次引發群訪事件。由於信訪訴求得不到解決,又引發了群眾與當地政府之間的危機,針對將軍路街道相關領導幹部的舉報持續不斷。

  養虎終成患,這支"黑惡勢力拆遷隊"最終將貪婪的黑手伸向了政府工程,為包攬工程,甚至不惜斥資50萬元買凶把競爭對手砍成重傷,"痞子頭"被抓,"黑惡勢力拆遷隊"的黑幕由此撕開了一條口子。

  《新民周刊》日前奔赴武漢展開了調查。

  縮水的補償費與暴力拆遷

  擁有14.5平方公裏的將軍路街道在武漢市的城市擴張與建設中有著特殊的地位,匯集了常青、金銀潭兩大地鐵車輛基地,在建和即將新建的地鐵有2號、3號、6號、8號線,加上縱貫轄區的漢孝城際鐵路,將軍路街道轄區的軌道交通線路多達5條,高密度的軌道建設毫無疑問給將軍路街道的發展帶來了重要機遇,也理應成為當地居民的福音,然而,為配合這些工程的征地與拆遷工作,卻由於"黑惡勢力拆遷隊"的盤踞壓迫,成了民眾的夢魘。

  2015年春節前,63歲的將軍路街道劉家墩村民夏邦堤又一次來到將軍路街道農業管理處索要其三年前被迫簽訂的《騰地安置補償協議》,老夏說,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當時被迫簽訂的協議具體是啥內容,三年來一直在索要,但每次得到的答複都是,把安置補償費領了才能拿到這份協議,而且不拿這份協議,老夏的社會保險也不允許辦理。

  為拿到證據,這一次夏邦堤隻得同意了農業管理處的要求。夏邦堤終於第一次看到協議的內容,在這份由他與武漢市國營東西湖水產養殖場簽訂的《騰地安置補償協議》中,征地方寫明按照武價房【2005】11號文件的規定給夏邦堤補償共計75295元,其中菜地每畝960元,大棚每平方米8元。

  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老夏氣憤不已,無助地老淚縱橫。老夏家一共6畝地,2010年前,全家靠種蔬菜為生,年收入三四萬元,雖說收入不多,但日子也算安穩。2009年,將軍路街道和武漢市地鐵集團公司簽訂了地鐵2號線一期工程常青花園車輛基地土地補償協議,確定補償標準為35萬元/畝,主要用於土地補償費、勞動力安置費、補助費、青苗補助費、地麵附著物和魚池範圍內的生產用房拆遷等。

  老夏所在的劉家墩就在這個工程的征地範圍內,不過當時對這個35萬元/畝的補償標準,老夏和其他村民並不知曉。作為征地實施單位的將軍路街道辦事處在2010年12月18日給劉家墩村的村民下發了征地通知,限定夏邦堤等戶截止12月25日,也就是一周內做好退地準備,卻沒有和村民們講清楚補償標準。

  然而,就在通知下發後僅僅2天,一個名叫付海軍的人就帶領一群地痞流氓開著推土機、邊三輪,持著洋鎬、棍子等凶器就進村了。"有幾十號人,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把耕地、房子鏟平,誰阻攔就打誰。"夏邦堤被當場打倒在地。

  提到付海軍,老夏不寒而栗,現年49歲的付海軍也是劉家墩村民,老夏等人對他很了解,是一個"地痞頭子"。2000年左右,國營東西湖水產養殖場片區開始開發,付海軍從原先的"漁霸"轉為開發征地拆遷的急先鋒,帶領手下一批地痞充當打手。根據多名知情人士的透露,付海軍通過行賄勾結了將軍路街道前後幾任書記、拆遷辦主任,其中已有多名街道幹部先後因違反黨紀國法被判刑或正在接受調查。

  早在2008年前後,將軍路楊柳村征地拆遷過程中,付海軍和他的"黑惡勢力拆遷隊"就對村民大打出手,逼迫村民簽訂退地協議,由此引發楊柳村上千村民到湖北省政府門口下跪,最後東西湖區不得不成立工作組進村化解矛盾。

  這一次,付海軍等人故技重施,逼迫被打倒在地的夏邦堤簽訂協議。

  鄂政發2005年11號文規定:"經依法審批使用國有農用地進行非農業項目建設的補償標準,按照征收集體土地的補償標準執行。""土地補償費支付給享有被征收土地所有權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如不能調整質量和數量相等的土地給被征地農民繼續承包經營的,必須將不低於70%的土地補償費主要分配給被征地農民。"

  武漢地鐵公司給將軍路的土地補償是35萬元/畝,村民們其實並不奢望得到這麽高的補償。他們認為街道方麵適用的2005年的政策過時了。2009年10月4日下發,於當年12月1日實施的鄂政發【2009】46號文作為指導該省征地補償的新標準明確:"實施新征地補償標準是進一步加強征地補償安置工作,解決當前征地工作中存在的補償標準偏低、區域不平衡等突出問題,維護被征地農民合法權益。"

  新征地補償標準是征收農民集體土地的綜合補償標準,由土地補償費與安置補助費兩部分構成,不包括青苗補償費與地上附著物補償費。記者看到,在附後的列表中,文件指明東西湖區水產養殖場區域征地補償標準每畝46800元。

  夏邦堤等村民要求按照政策補償,但付海軍一夥人卻要求按照自己的標準賠償。"他們自己定的補償標準,最初隻有660元一畝。"夏邦堤很憤懣地透露。

  村民上訪被關"黑監獄"

  征地補償標準離政策規定相差甚遠,劉家墩的村民普遍不同意在征地協議上簽字,從此,村民們就整天被籠罩在付海軍和他的"黑惡勢力拆遷隊"的陰影裏,惶恐不安。

  承包了17畝魚塘的村民劉繼發談起付海軍就咬牙切齒,連罵"太囂張了!",劉繼發與付海軍的人火並了三次,"付海軍帶著人拿著刀過來就要把我們滅了,往死裏打。"生性倔強的劉繼發不肯屈服,召集人與付海軍對抗,甚至也動用黑惡勢力要與付海軍對決。就這樣,付海軍在劉繼發這裏一直沒能得逞,如今為了防範,劉繼發在魚塘邊養了一條凶猛的藏獒。

  然而,其他村民就沒這麽幸運了,劉繼發親眼目睹一名叫胡想之的寡婦被付海軍的手下邱多保率人打斷胳膊。"一個姓魏的村民,老婆因為阻止付海軍的人暴力拆遷,被付海軍的人用車子在高低不平的石頭地拖行了50多米,身子都拖爛了,到現在還神誌不清。"

  就這樣,劉家墩30多戶被征對象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就全被付海軍等人強逼簽訂了協議。劉繼發透露,"手段都是暴力逼迫,不同意就打,直接用推土機鏟平。"

  在這些受害人中就有任葵花,2011年臘月二十九,任葵花的丈夫徐風權剛從外地打工回家準備過年,就被付海軍的手下叫到了付海軍的公司"天盛集團"。懾於付海軍等人一貫的淫威,徐風權不得不從,在付海軍的辦公室,徐風權被要求按街道農業辦擬定的賠償標準簽訂協議,否則就要把徐風權關起來,之後付海軍又命人開車,親自送徐風權去將軍路街道農業處負責人劉小春處,逼徐風權簽訂了協議。

  在這份補償協議中,每畝補償隻有1100元,關於房屋安置問題,劉小春對徐風權許諾,別人有,你就有,別人沒有,你就沒有。在這份協議簽訂後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徐風權和任葵花的家就被一夥人強行鏟平了。然而,過了春節,任葵花發現人家的房子得到賠償,自家魚塘上數百平方米的房子卻被拒絕賠償。

  任葵花走上了上訪路,由此在2012年5月遭遇了至今讓她噩夢連連的打擊。

  2012年5月28日,因補償標準的爭議以及付海軍"黑惡勢力拆遷隊"的種種惡行,曾在楊柳村引發的群體事件,在劉家墩重演了,近百村民到將軍路街道辦事處上訪。夏邦堤、任葵花都在隊伍裏,按照他們對本刊的解釋,當時並未有堵路等過激表現,街道幹部對村民避而不見,卻請來了公安局防暴隊。

  夏邦堤夫婦、任葵花等人被押往被他們稱為"黑監獄"的學習班,夏邦堤回憶,在那裏,他被關了16天,遭遇各種體罰,比如每天罰抄寫政策兩百張紙,每天隻給一個包子,餓得睡不著,被罰做下蹲。

  夏邦堤和任葵花都反映被人按住、扳開嘴強行喂食不知名的藥物,"那個藥吃下去,每天反胃,一直吐口水"。任葵花說,自己至今因為那段經曆和服用了不明藥物,多病纏身。被關在學習班的楊柳村村民劉長春還控訴,自己作為一名女性遭遇了羞辱,在關押期間,遭遇拳打腳踢,耳膜打穿,還三次被脫光衣服。

  夏邦堤就是在那次非法關押期間被迫簽訂了那份《騰地安置補償協議》,他的妻子先行被蒙著黑布,光著腳送回家。然而家卻早已不存在了,就在夫妻倆被關押期間,他們的房屋被人強行推平了,大棚被悉數燒光,所有財物不知所蹤。


16天後回到家的夏邦堤癱坐在自家廢墟上嚎啕大哭,寄居到兒子家,由於不肯領協議,堅持上訪,所有補助、社保待遇被剝奪,63歲的他不得不在將軍路一些工地扛水泥賺錢維持生活。

  街道辦的"自查辯白"

  將軍路街道辦2013年23號文對任葵花反映的係列問題進行了回應。記者在這份文件中看到,對35萬元每畝的補償標準,街道辦解釋是"大部分為土地補償費,其土地補償費應支付給農用地轉用審批前,具有國有農用地土地使用權的單位(國有農場),不存在將每畝35萬畝補償費全部補償給個人。對個人補償部分,將軍路辦事處全部按政策執行到位。"

  然而,一方麵,這一解釋與湖北省2005年11號文、2009年46號文的相關規定不吻,另一方麵又沒有講明對個人補償部分依據的是何政策。據知情人士透露,將軍路街道對農戶的征地補償一直是隨著動遷雙方的矛盾升級在不斷調整,從最初的660元/畝逐漸調整至五六千元/畝,現在已經升至1萬多元/畝。這名知情人士用"農民鬧一次,補償就提一次"來形容了這種博弈。

  夏邦堤與任葵花並不認可街道辦上述解釋,他們認為對農民拿到手的實際補償費與政策之間的巨大差異,街道辦起碼應該解釋清楚。

  對付海軍等黑惡勢力強迫簽退地協議的問題,街道辦在文件中的回應是"你所反映的動用黑惡勢力強迫你簽退地協議無任何依據"。

  任葵花所反映的"黑監獄問題",將軍路街道辦事處也矢口否認,稱是因被拆遷戶聚集辦事處門口,在宣傳政策勸導無效的情況下,防暴隊對組織者強行帶離現場,進行法律法規再學習、再教育。"根本不存在你所說的黑監獄的問題。"

  劉家墩的村民不認可街道辦"自己調查自己",他們向各個部門繼續反映付海軍的"黑惡勢力拆遷隊"以及街道辦的一些領導幹部違法違紀、與付海軍一夥勾結的問題。

  任葵花每一次寄送實名舉報材料都寫明要求保護自己的信息不提供給被舉報對象,但她每次都發現自己的舉報材料出現在街道辦,"付海軍的人還多次威脅恐嚇我"。

  對付海軍的"黑惡勢力拆遷隊"的所作所為,村民們的控訴可謂"罄竹難書"。熊家墩村民皮又明反映,2010年12月21日,街道農業處幹部勾結黑惡勢力,為迫使他家簽訂征地協議,強行斷水、斷電、斷路,導致正在家中做電理療的患病女兒無法維持治療,病情惡化,在斷電後三日死亡。

  將軍路街道辦事處對上級部門曾回複,付海軍的所作所為是個人行為,與街道辦無關。據知情人士透露,付海軍在明麵上確實沒有受雇於將軍路街道辦,但其與街道辦的曆任領導尤其是負責拆遷工作的農業處領導的關係是眾人皆知的秘密。

  來自內部人士透露的消息,有關部門目前在調查將軍路街道相關領導幹部的問題時,專門調查了付海軍與這些領導幹部的關係。

  霸占政府工程

  無利不起早,付海軍為何帶領"黑惡勢力拆遷隊"為街道辦的征地拆遷充當急先鋒?

  付海軍急於在征地拆遷中表現,一是被指在地鐵工程中承包項目。付海軍曾任天盛集團法人代表,這個公司主要經營與拆遷相關的市政工程,付海軍為遮人耳目將公司轉給了他的胞弟。

  60歲的董德智在將軍路堤角隊承包了31畝水塘養殖,本不在地鐵征地範圍內,但付海軍承包了土方工程,運一車土可獲得260元,地鐵工程動輒數十萬方土方,利潤相當可觀。付海軍看中了董德智的魚塘,想霸占用來填土。起初,他騙董德智配合自己的征地拆遷工作,董德智要求按照政策補償,未談攏。後來,付海軍的手下強行將土方運至董德智魚塘填埋,並不給任何補償,董德智因此不斷在武漢市一級部門投訴,一度成功阻止了付海軍。

  2013年7月7日,付海軍的手下又開著推土機來強行鏟地,被董德智拔了車鑰匙。中午11點多,以胡昌重(在逃)為首的付海軍的"黑惡勢力拆遷隊"來了八個人,追打董德智,其中一個人拿刀將董德智的兒子逼在屋內不許出來營救,另七人將董德智毆打一番後押進魚塘,按著頭往水裏壓,因為熟悉水性,七個打手沒製服董德智。而後,這些人又在魚塘裏毆打了董德智20多分鍾,直至聽到110的警笛聲才逃走。

  奄奄一息的董德智被家人趕緊從水裏救了上來,為了讓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他一直在告,最終其中4人被抓獲,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刑。而胡昌重仍在逃,董德智要求追查付海軍,但他忐忑不安地說,自己為此遭受威脅。

  村民付海堂、柳洛民也一直在上訪,原因是付海軍強行霸占了他們的魚塘。付海軍在霸占的魚塘上建造了數千平方米的違章建築,被當地村民稱為"釣魚台"。搭違建的目的就是為了在地鐵征地項目中謀取巨額賠償,這是付海軍的另一個利益點。

  根據《新民周刊》調查,付海軍曾在地鐵工地項目地塊上搭建了一棟7層樓的違章建築,地鐵公司為此曾下函阻止,但最終違建還是搭成了,為了拆違,有關單位賠付了付海軍一筆巨資。

  據內部人士透露,付海軍的違建能在街道辦眼皮底下建成,是因為得到了某李姓街道領導的同意。目前這名領導也在接受調查。

  "黑惡勢力拆遷隊"還以暴力手段強行包攬地鐵工程中的一些項目。

  2012年5月30日,武漢《長江日報》報道,地鐵二號線常青地鐵基地排水渠因地痞阻撓未建成,大量積水——"建正式明渠的施工隊3月底到了施工現場,原定6月新渠建成。這樣就可以保證安全度過6月雨期。但直到車輛段的建設幾近完成,北側這條景觀渠的用地仍交不出來。地鐵項目部曾經想先建再說。但一動工,就會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群阻礙。原因是他們要求承攬運輸土方的工程。施工隊將接下的土方活按原價讓給這幫人,卻談不攏——施工方的合同造價是每立方米23元,對方卻要每立方米38元。這個價格審計根本通不過。從23元漲到38元,這項工程的造價要多付750萬元。"

  知情人士透露,報道所提及的"地痞"就是付海軍一夥,最終中標單位不得不將明渠工程交給了付海軍,至於價格,一直不詳。

  為強迫地鐵集團將地鐵3號線車輛段的土方工程交給自己承接,付海軍的手下在地質勘探現場將三名勘測人員打傷,要求一個勘測洞給數萬元補償,否則就要給工程他做,為此勘測工作停滯一年多。

  此外,在一條道路的招標過程中,付海軍也動用了暴力手段在競爭對手送標書的途中截斷。到了送標書的截止時間,隻有付海軍送了標書。

  "痞子頭"被抓

  為了搶奪地鐵3號線車輛段土建和地基工程,付海軍派人用鐵絲網建起圍牆,攔住馬路,阻止施工,不惜買凶當街砍殺競爭對手。

  2014年1月18日下午,中標企業負責人走在馬路上,突然駛來一輛掛著假牌照的麵包車,下來四五個蒙麵歹徒,拿起砍刀就猛砍,後來因路人看見,行凶者倉惶逃走。

  該負責人身中九刀,經搶救撿回一條性命,經公安機關偵查,這起案件係付海軍出資50萬元指使手下王新明、胡昌重(在逃)雇凶。

  目前,付海軍等人已因涉嫌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被檢察機關送法院待審。

  盤踞將軍路的"黑惡勢力拆遷隊"頭子付海軍終於被繩之以法,夏邦堤、任葵花等村民看到了一絲希望,卻始終高興不起來。因為付海軍的"黑色勢力拆遷隊"成員還有多名沒有歸案,尤其是,目前公安機關查明送檢待審的案件隻有這起故意傷害案,對多年來付海軍一夥在拆遷過程中的暴力行為,尚未有說法。

  深受其害的村民們認為應該徹查付海軍團夥的"黑惡勢力",在長長的舉報信上紛紛按下手印,舉報付海軍聚眾賭博、敲詐勒索等一係列問題。

  根據《新民周刊》從警方內部了解到的信息,對付海軍的其他犯罪問題,警方曾進行過調查,比如某老板曾被敲詐100萬元,但因為害怕打擊報複,很多受害者不敢站住來,麵對調查矢口否認。

  "我聽到風聲,付海軍從看守所帶出話來,警告我們,誰告他,出來就會搞死誰。"任葵花邊哭邊說。

  有這樣的顧慮,再想到多年來坎坷的舉報曆程,任葵花們憂心忡忡,這個春節過得也異常沉重。


上一篇:曆史保護申請未獲批 上海最老廁所麵臨被拆除 下一篇:叔侄爭管拆遷款翻臉對簿公堂 法院駁回王大爺請求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