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訴改判撤銷鎮政府所作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上訴改判撤銷鎮政府所作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

作者:楊念平、黃豔  發布時間:2017-08-03 10:50:29 點擊數:
導讀:【導讀】1990年至2005年期間,在自己名下宅基地及父母所留宅基地範圍內先後加層、擴建,最終成近2000平米豪宅,擁有公安機關核發的八個門牌號,且鎮人民政府所屬規劃土地和環境管理科出具證明——上述住宅房屋合法改為…

【導讀】

1990年至2005年期間,在自己名下宅基地及父母所留宅基地範圍內先後加層、擴建,最終成近2000平米豪宅,擁有公安機關核發的八個門牌號,且鎮人民政府所屬規劃土地和環境管理科出具證明——上述住宅房屋合法改為門麵房。然後,一場集體土地征收引來的拆遷,將這處麵積龐大的“住改非”房屋帶來拆違風險。麵對鎮政府下發的《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在明律師嚴謹辦案,雖行政複議失敗、一審敗訴,但上訴成功改判——前述決定被判撤銷。

【基本案情】

201492日,上海市奉賢區金匯鎮村民甲遇到自家租戶乙,得知出租給乙經營浴室的金錢公路X號房屋外牆於8月底被貼了一張《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事先告知書》,告知內容為:“甲,經查,你在奉賢區金匯鎮金錢公路X號擅自搭建建築物、構築物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和《上海市拆除違法建築若幹規定》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本機關擬作出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如你對上述告知內容有異議,根據《上海市拆除違法建築若幹規定》的有關規定,可以於201491日前到金匯鎮人民政府進行陳述和申辯。逾期視為放棄陳述或申辯。”乙還告知,他已經去鎮政府反映了情況——其私自搭建的雨棚是為了方便顧客在雨雪天氣停放自行車,而在房屋外搭建的環保經濟型活動彩鋼活動房屋,既然政府認定為違法,乙會盡快拆除。

然而,20141018日,乙卻再次找到甲,告知發現金錢公路X號房屋外牆又被貼了一張鎮政府的單子,名為《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要求201499日前自行拆除金錢公路X號違法建築。

雖不解為何在乙已經承諾自行拆除雨棚的情況下,鎮政府還作出拆違決定,但行事謹慎的甲還是委托了律師,向奉賢區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複議,請求撤銷前述《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2014128日,奉賢區人民政府作出維持決定,理由在於——金匯鎮人民政府依據宅基地使用證、《集體所有土地居住房屋估價分戶報告單》認定甲在金錢公路X號建設1500.53平米違法建築,事實清楚;並向村委會幹部進行了調查詢問,製作了《詢問筆錄》、《違章麵積認定確認表》,還製作、送達了《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事先告知書》,故程序正當。

收到《行政複議決定書》後,甲才恍然大悟,原來金匯鎮人民政府認定的違法建築並不是指乙建設的彩鋼棚,而是指自己大半部分房產。

律師辦案

20141219日,甲繼續委托律師,根據複議階段取得的相關證據,向奉賢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其一,被訴《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存在事實不清問題:決定書中關於違法建築的自然信息僅一條——甲在奉賢區金匯鎮金錢公路1979號擅自搭建的建築物、構築物,並未明確認定違法麵積的大小,甲是建設了1平方米還是1000平方米違法建築根本無法判斷,更無法據此履行拆除義務。甲的共取得有8個合法門牌號,金錢公路X號僅是其中之一,對應該門牌號的房屋建築麵積約300平方米,且其中100平方米為有證麵積。金錢公路X號的200平米無證房屋以及其他無證房屋,一方麵是對有證麵積的加層建設形成,一層改二層、二層改三層,另一方麵是在自己宅基地證核準用地範圍內及父母申請的宅基地用地範圍內進行的擴建形成,且已經在相關政府部門許可下作為經營用房使用多年,故屬於曆史遺留問題,應當尊重曆史,並考慮其並不妨害規劃的現實情況,允許其補辦行政手續,而非簡單定義為違法建築。其二,金匯鎮人民政府執法程序欠缺正當性,未依法進行立案、調查、製作詢問筆錄,未依法履行前置權利告知義務,未依法送達爭議《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

2015320日,奉賢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被告在涉訴決定中認定原告在金錢公路X號搭建違法建築,即為認定原告在其宅基地內搭建違法建築,包括了原告在其宅基地上搭建的所有違法建築,事實認定基本清楚;原告身份證上住址為金錢公路X號,被告在該門牌號房屋上采用了張貼方式送達執法文書,原告也通過承租人知曉了文書內容,應當認定相關執法文書已經有效送達原告;立案、調查等是被告執法的內部工作流程,其手續是否完備不影響被告依法執法。故此,該判決駁回了甲要求撤銷《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的訴訟請求。

承辦律師及時擬就上訴狀,指導甲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5年4月22日,黃律師與甲的兒子丙陪同甲參加二審開庭。庭審中,黃律師援引《上海市門弄號管理辦法》具體規定,強調行政機關就其職能行為中所涉建築物的具體地址應當以公安部門核準的門弄號為準。本案中,上訴人 8個門牌號的房屋中有多個涉及違法建築,必須一一對應清楚,包括有哪些門牌號房屋、各自對應的違法建設麵積。否則,司法機關最終確認該事實不清的拆違決定的法律效力、賦予其可強製執行性,強製執行主體又能夠根據該決定書拆除哪些門牌號的房屋、各自拆除多少平米數也是未知數。此外,黃律師亦結合具體法律條文重申了爭議限拆決定的程序違法性。

2015年6月9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為金錢公路X號並非《宅基地使用權審核表及附圖》、《農民建房申請表》中載明的地址,且僅係公安機關出具的、多個門牌號中的一個,鎮政府金錢公路X號認定實施違章搭建的坐落,依據不足;鎮政府未依法履行立案、調查等程序,所作《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事先告知書》及被訴限拆決定的送達回執均記載為“因房東不在家,故張貼於石柱上”,但“房東不在家”並非予以留置送達的合法事由,被訴限拆決定程序違法根據以上事由,二審判決撤銷了奉賢區人民法院一審行政判決,撤銷金匯鎮人民政府作出的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決定書》。

案件點評

根據行政法基本原則,一項具體行政行為必須告知相對人該行為內容後才能發生法律效力,並隻能以告知的內容為限度發生法律效力。因此,在規範的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築事先告知書與決定書中,要求明確建設人、建設時間、建設位置、建設麵積等關於建設行為的基本事實情況,並表述為“你(單位)於X年X月X日在X(具體地址)實施未經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擅自搭建建築物X平方米的行為”。

上一篇:被判違法的鎮政府拆違代履行決定 下一篇:未經取得立項、規劃論證的棚戶區改造項目征收決定被判違法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