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艱難訴訟,贏在省高院再審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十年艱難訴訟,贏在省高院再審

作者:楊念平、黃豔  發布時間:2017-08-03 10:52:37 點擊數:
導讀:【事實概要】2003年、2004年,河南XX房地產有限公司經向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房產管理局申請,取得了《城市房屋拆遷許可證》。拆遷範圍內,甲、乙兩位花甲老人經營了大半生門麵房因未與談妥補償安置事宜,於2005年、200…

【事實概要】

2003年、2004年,河南XX房地產有限公司經向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房產管理局申請,取得了《城市房屋拆遷許可證》。拆遷範圍內,甲、乙兩位花甲老人經營了大半生門麵房因未與談妥補償安置事宜,於2005年、2006年先後被潢川縣房產管理局下發了房屋拆遷糾紛行政裁決書,並很快被潢川縣人民政府責成潢川縣房產管理局予以強製拆除。

生產車間被毀,住房被拆,一家人無半片遮頭之瓦,突如其來的強拆更是令家中物品來不及轉移。相同的不幸,令甲、乙兩位老人走上了輾轉維權路:

2007年年底,甲、乙提起的確認強拆違法附帶行政賠償訴訟被打上“民告官難勝訴”的印記。

2009年7月,信陽市潢川縣房產管理局核發給河南XX房地產有限公司的《城市房屋拆遷許可證》被法院判決確認違法。

2009年10月,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改判確認潢川縣人民政府責成潢川縣房產管理局強製拆除甲、乙門麵房的行政行為違法。然而,就甲、乙提出的賠償訴訟請求,法院以其未能就損失具體情況進行舉證為由,仍然判決駁回。二老不服,提起了再審申請,然而,2012年10月,甲和乙拿到的再審判決並沒有改判,隻是釋明可以另行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2012年年底,甲、乙以潢川縣人民政府、潢川縣房產管理局為被告,提起行政賠償訴訟,一審敗訴、二審敗訴。2014年,甲和乙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度提起再審申請。2015年4月,飽受接連敗訴煎熬的兩位老人委托了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楊念平、黃豔律師進行權利救濟。

【辦案經過】

接受委托後,楊念平律師、黃豔律師對一、二審判決進行了梳理: 潢川縣人民政府、潢川縣房產管理局違法對甲、乙門麵房采取行政強製措施並因此造成財產損害結果的事實已經確定,那麽,根據我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二)項、第七條第一款的規定,潢川縣人民政府、潢川縣房產管理局二者的賠償責任“板上釘釘”。隻是,兩審法院都認為,應當賠多少的問題取決於甲、乙的損失情況,但甲、乙未提供證據證明損失情況,故不支持其索賠主張。

憑借大量辦案經驗,楊、黃二位律師深知,要想說服省高院法官啟動再審,必須消除“甲、乙未提供證據證明損失情況”這個梗。字字珠璣遣詞造句近一周,黃豔律師完成了法律意見書的定稿工作,主攻原審判決舉證責任分配問題:爭議行政賠償範圍的舉證責任應在潢川縣人民政府、潢川縣房產管理局甲、乙之間公平分配,而不能機械適用“誰主張誰舉證” 的傳統舉證分配原則——一方麵,違法強拆行為的發生具有偶然性、粗暴性,要求甲、乙單方證明財物損壞情況不具有現實可行性;另一方麵,比照程序正當原則,潢川縣人民政府、潢川縣房產管理局應當固定強製行為實施前的財產情況,依法采取證據保全,形成公證筆錄和清單、照片及視頻資料等,故與強拆損害結果證據“距離”更近,從舉證便利角度出發,由其承擔該項舉證責任更加公平、更加有效率。

天道酬勤。精細到位的法律意見成功改寫委托人境遇:2015年7月16日,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兩份《行政裁定書》,認定甲、乙的再審符合法律規定的再審立案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四)項、第九十二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七十四條、第七十六條第二款、第七十七條裁定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再審。

上一篇:未經取得立項、規劃論證的棚戶區改造項目征收決定被判違法 下一篇:國土局土地違法查處不作為被判違法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